Full Text;

Second Message of Ayatollah Khamenei to the Western Youth in Chinese

Second Message of Ayatollah Khamenei to the Western Youth in Chinese.

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名

广大的欧洲国家青年:

在法国发生盲目的恐怖主义惨案促使我再次与你们展开对话。我对这样的事件成为我们对话的话题感到遗憾。但是,事实上,如果我们对这些令人痛心的问题置若罔闻,不对其进行反思和寻找解决方法的话,其造成的恶劣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



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任何一个人所具有的伤痛对于全人类来说都是令人悲痛的。无论是一个可爱的儿童在其亲人眼前丧生的画面,还是一位母亲因家中喜事变成丧事而悲痛欲绝的画面,一个抱着自己已经停止了呼吸妻子尸体惊慌失措的丈夫的镜头;还是那些在瞬间之后将成为他们生命最后一幕的观众们的影像,看到所有这些画面无不令人伤感。任何具有良知和人性的人在看到这些镜头时无不感到痛心和悲伤。这些悲惨事件无论发生在法国,还是发生在巴勒斯坦、伊拉克、黎巴嫩和叙利亚,都会令15亿穆斯林感到痛心疾首。并对这些灾难的制造者们感到深恶痛绝。但问题是,如果我们不能把今天的悲痛化为创造更美好更安宁明天的力量,所有这些都只能变成毫无意义的悲痛的回忆。我坚信:只有你们年轻一代有能力从今天的不和谐局面中吸取教训,能够为自己开创出一条通向未来的充满了光明的康庄大道,并屹立在西方今天彷徨的不知所措面前。



是的,恐怖主义问题是我们和你们的共同麻烦。但是,必须要知道近来发生的事件所造成的不安宁和混乱,这与伊拉克、也门、叙利亚、阿富汗人民近年来承受的痛苦无法相提并论。首先,伊斯兰世界在广泛范围内和很久以来一直遭受着恐怖暴力的迫害。第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暴力始终得到着列强们的不同支持。今天,很少有人不知道美国在缔造、加强、武装基地组织、塔里班武装和追随其的邪恶组织中所发挥的作用。他们除了提供直接支持之外,这些公认的恐怖组织的支持者虽然拥有当今世界最落后的政治体制,但却居于西方国家盟国之列。然而,本地区最先进最旗帜鲜明的新兴民主思潮却遭到无情的镇压。西方对伊斯兰世界觉醒运动持双重标准,就是西方政策矛盾的典型事例。



西方的另一典型的矛盾政策就是支持以色列政府恐怖主义。巴勒斯坦受压迫人民60多年来一直遭受着最残酷的恐怖主义折磨。如果欧洲人民最近几天躲避在自己家中,避免到人多的公共场所。那么巴勒斯坦的一个家庭躲藏在自己家中也无法幸免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战争机器的杀害。今天,有哪一种暴力能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定居点的暴力之残暴程度相比呢?!由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具有实力的盟友们和那些表面独立的国际机构从不对该邪恶 政权的暴行提出严正批评或指责,因此导致该政权每天都在将巴勒斯坦人的家园和果园及农田夷为平地,甚至连让他们收拾一下家里的物品或收割自己已经成熟庄稼的时间都不给他们。巴勒斯坦妇女和儿童遭到殴打和辱骂,他们的家人被打伤甚至被抓去遭受酷刑的折磨,所有这些罪行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请问,在当今世界还有比这更广泛,时间更持久的暴行吗? 如果对一个在大街上只是抗议武装到牙齿的以色列士兵暴行的妇女开枪扫射,这不算作是恐怖主义行为的话,那么什么才是恐怖主义? 这种由占领政权的军队从事的最恶劣暴行难道还不能将其称之为极端行为吗?还是这样的镜头和画面60多年来反复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已经使的我们麻木不仁了呢?!



近几年来向伊斯兰世界发动军事侵略导致无数人丧生,这是西方矛盾逻辑的另一典型事例。那些被侵略国除了承受巨大的人员损失之外,其经济和工业基础设施都被摧毁,他们向前发展的车轮不但受阻,而且还倒退了几十年。尽管如此,还大言不惭地要求他们不要将自己称之为受压迫者。难道把一个国家毁灭,把其城市和乡村全部夷为平地,然后再对他们说,你们不要把自己当成受压迫者?!与其让他们不理解,让他们忘掉灾难,难道真诚地向他们表达歉意不是更好吗?近年来,持双重标准和带有华丽面具的侵略者们给伊斯兰世界带来的灾难远胜于给他们造成的物质损失。



亲爱的青年们!我希望你们现在或未来能够改变自己被污染了的观念。这种观念的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我认为,要想建立安全和稳定,首先需要改正这种产生暴力的思想。只要西方的政策中双重标准占统治地位;只要恐怖主义的强大支持者们依然把恐怖主义划分成好的和坏的;只要各国政府把利益置于人性价值和道德价值之上,暴力的根源就不要到其它地方寻找。



令人遗憾的是,这种根源多年来已经在西方的文化政策中根深蒂固,从而引导着一场软的无声的袭击。世界许多国家都对本国的民族文化感到骄傲和自豪。这些文化千百年来一直滋润沐浴着人类社会并向其提供着营养。伊斯兰世界也不例外。但是,在近代,西方世界利用其拥有的先进工具,致力于伪造世界文化。我认为将西方文化强加给其他民族和蔑视其他独立民族文化的行为完全是无形的极为恶劣的暴力行为。



蔑视丰富的文化并亵渎其精髓,同时又向其移植根本没有任何基础和价值的文化,这不但是不可接受的,而且还是一种严重的沦丧。举例来说,“暴力”和道德上的“放荡不羁”已经成为西方文化的主旋律,这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 如果我们不接受暴力的道德沦丧的恶劣文化,我们就犯罪了吗? 如果我们通过向我们的年轻一代提供有艺术内涵的文化产品,我们做错了吗?当然,我并不反对进行文化交流的重要性及其价值。但这些交流必须是在正常的条件下和尊重对方社会的条件下进行。这些交流应能够促进进步和繁荣。与之相对,如果交流变成了侵袭和强加,这必将带来重大损失。我非常遗憾地说,诸如达伊沙等邪恶组织正就是这种舶来文化产生的恶果。如果问题真是因为信仰问题产生的,那么早在殖民主义时代之前这种现象在伊斯兰世界出现才对。然而,历史证明根本不是因为信仰问题。铁的历史证据证明,是殖民主义者千方百计把一种极端主义思想的种子耕织在了本地区一个游牧部落的心田。否则,怎么可能在一个最讲道德,最人性化且正告人们“妄杀一人等于杀害全人类”的宗教中产生诸如达伊沙这样的垃圾呢?!



此外,必须要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那些在欧洲出生并长大,且接受了那种思想和精神熏陶的人,却加入到了这些极端组织的行列呢? 难道到战争地区去过一两次,人突然就会变的如此极端,会公然向自己的同胞开枪扫射。这样的事有谁会相信呢? 因此,在此决不能忽视这些人在暴力的环境中受到的不良文化熏陶。所以,必须对此进行全面分析。在分析中必须对社会遭到的明着暗着的污染给予关注。必须对工业和经济繁荣时期因出现的各种不公平和不公正现象以及在西方社会中存在的法律歧视等现象给予重视。这些不良现象已经在人们的心中凝结成了病态的心结。



无论如何,你们必须脱下自己社会表面的伪装,让心结和内心中的激愤 显露出来,以将其消除。只有这样才能弥合日益严重的裂缝。今天,西方在反恐中所犯下的巨大错误就是鲁莽行事。从而导致这种裂缝增大。现在在欧洲和美国生活着几百万穆斯林,在这些国家的穆斯林社区采取任何草率的行动,都将在这些国家的穆斯林社会产生恐慌和恐惧,使他们的根本合法权力更加受到剥夺,并被社会边缘化。这不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将更进一步制造民族仇恨和隔阂。在采取的行动和作出的反应中,如果带有法律性质,这不但是在制造分裂,而且还是在给自己的未来制造更大的危机,除此之外不会获得任何结果。



有消息说,部分欧洲国家要求本国居民对其国内的穆斯林公民采取监视活动。这样的行为是非常残暴的。俗话说,玩火者自焚。广大穆斯林不应遭到如此不良对待。曾几何时,他们很好地认识穆斯林。那时,西方人在伊斯兰的国土上被当作贵宾对待。他们对房东所拥有的财富感到惊叹。他们曾很好地利用了穆斯林的才智和思想。他们曾得到了广大穆斯林的热情款待和礼遇。我希望广大青年应基于一个正确的认识和利用良好的经验基础,建立一个与伊斯兰世界展开正确体面互动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很快你们就会发现:建立这样的平台,不但会给其建设者们带来安宁和信任,而且还会给他们带来安全与稳定。同时也将使他们对自己光明的未来充满希望!



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2015年11月29日


Related Articles

Post your commen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Imam Khamenei demands immediate end to domestic wars in Islamic countries in his Hajj 2017 message
پیام امام خامنه ای به مسلمانان جهان به مناسبت حج 2016
We are All Zakzaky
telegram